九一八——不能忘记的历史

2019-09-18
138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

1931年的今天,

“九一八”事变爆发。

日本悍然发动侵华战争。


“九一八”事变



1931年9月18日晚上10时20分,

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队

经过长时间密谋和精心策划,

炸毁了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的一段南满铁路,

栽赃嫁祸于中国守军。

以此为借口,

日军向中国军队发起猛烈攻击,

炮轰沈阳北大营和兵工厂,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侵占沈阳,东三省沦陷


1931年9月19日,

日军侵占沈阳。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骑兵侵入沈阳城内

短短4个多月内,东三省全部沦陷。

日军成立“东北最高行政委员会”,

宣告成立“满洲国”。

3月9日清末代皇帝溥仪被劫持,

在长春任“执政”,

实权操纵于驻东北的日本军部和特务机关手中。

清末代皇帝溥仪

1933年1月热河省又被日本侵占,

并入“满洲国”版图。

从此,日本帝国主义把东北变成它的殖民地,

全面加强政治压迫、经济掠夺、文化奴役,

使我国东北同胞,惨遭涂炭。


顽强的东北抗日联军


东北各阶层群众和东北军、警察部队的部分官兵纷纷组成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抗日武装,一同抗战救国。


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他们的背后,都是可歌可泣的诗篇。在最恶劣的环境下,他们用血肉之躯,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今天,让我们向先烈致敬!

杨靖宇


抗日英雄杨靖宇,

东北抗日联军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人之一。

他率领东北军民与日军血战于白山黑水间。

在冰天雪地,弹尽粮绝的情况下,

他孤身一人与大量日军周旋战斗几昼夜,

最后壮烈牺牲。

杨靖宇牺牲后,

惨无人道的日军割下他的头颅并剖腹检验,

可是,

他们在杨靖宇的胃里只发现了未消化的草根、树皮和棉絮。

赵尚志

在东北抗联史上,

赵尚志与杨靖宇合称“南杨北赵”。

他曾任北满抗联总司令。

“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

是日军当年对他的敬畏评价。

1942年2月12日,

赵尚志被特务偷袭,重伤被俘后牺牲。

残暴的日军割下他的头颅,将尸身丢弃。


英雄赵一曼和她的儿子

赵一曼,

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

在与日军的斗争中被捕。

1936年8月,赵一曼英勇就义,年仅31岁。

从被捕到走上刑场,9个月的时间里,

赵一曼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

在生命最后时刻,

她向敌人要来纸和笔,

给儿子写下遗书:

“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


八女投江的故事同样悲壮!

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妇女团指导员冷云,

率领班长胡秀芝、杨贵珍、

战士郭桂琴、黄桂清、王惠民、李凤善和被服厂厂长安顺福,

于1938年10月随抗日联军第5军一部西进。

在牡丹江支流乌斯浑河岸,遭遇日军。

她们为掩护部队突围,

主动吸引火力,战至弹尽,宁死不屈。

砸毁枪支后,毅然走下乌斯浑河,壮烈殉国。

东北抗战歌曲 铿锵有力


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家喻户晓,但歌中的主角——义勇军所传唱的许多军歌,很多人还不熟悉。


在锦州拉起了第一支抗日民众武装的高鹏振,创作的《义勇军誓词歌》,是较早的一首义勇军军歌。 这首激昂雄壮的歌曲很快在辽西各路义勇军中传唱开来。歌词写道:“起来!起来吧,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山河碎,家园毁,父母成炮灰,留着我们的头颅有何用?拿起刀枪向前冲!杀!杀!杀!”


歌曲《松花江上》作者张寒晖当时在西安省立二中任教,并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在西安街头,目睹无家可归的东北难民,听闻日军烧杀抢夺的兽行,张寒晖义愤填膺,创作了感人肺腑的歌曲《松花江上》。从东北到华北,从太行山到延安,中国破碎山河的上空,到处回荡着这首歌的悲壮旋律,感染着千万爱国军民抗日热情。





全民抗战爆发 见证胜利荣光


1937年7月7日,日军的炮火笼罩了“卢沟晓月”。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爆发!


1938年,台儿庄大捷!中国军队在历时1个月的激战中,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台儿庄外我军重机关枪阵地

1940年,彭德怀指挥八路军一二九师和晋察冀军区等共105个团,对华北地区河北山西的日伪军发动了一次进攻战役,史称“百团大战”,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


百团大战时我军的阵地

 百团大战中我军的部分战利品


1945年8月15日7时,中、美、英、苏四国政府经过约定,在相同时刻分别发布了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的公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最终胜利。


同年9月2日,日本投降仪式在东京湾“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标志着二战结束。9月9日,中国战区的受降仪式在南京原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日本派遣军总司令、日本投降代表冈村宁次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


《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时·南京》油画(陈坚 作),深刻反映抗日战争胜利后日本递交投降书的庄严场面。


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美、中、英、苏等11国在日本东京开设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发动二战的元凶之一:日本军国主义统治集团。这场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国际审判,被称为“东京审判”,是奠定了二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法律基石。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处绞刑。


沈阳审判


1956年4月,按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中国政府成立特别军事法庭,于当年六七月间,分别在辽宁省沈阳市和山西省太原市两地开庭,对45名日本战犯进行审判。

 1956年7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开庭。

其中,日军中将师团长铃木启久、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武部六藏等36名战犯均在沈阳审判。


日本战犯藤原广之进低头认罪

在沈阳的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是国际社会审判日本战犯的延续,也是新中国审判日本战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人民对抗日战争胜利的一个重要总结。


86年过去

炮火虽不在,警钟仍长鸣

回望历史

我们噙着泪花的眼中

有着对祖国

对这片热土的深情凝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以史为鉴,珍爱和平!


来源:微信公众号“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ID:jng1937)



来源:
写下你的评论吧